☆荣光之上☆

BL向:all叶 all伊 all金 黑法 百四 维赛 all棋

BG向:男神x你

GL向:秀橙

rps:all战 all美

最害怕的事是笔下角色ooc

「我心如烈火 亦如秋枫」
「来之即去 无可挽留」
「不要妄想留住风」

开个点文

…………真的没人点就很尬

小小声 想要一个绑画……

  手太生了

  一片花瓣落在他肩上,迟迟不掉落,他便手一拂,让那花瓣悠悠打着旋儿飘下,像一段只有一人当真的承诺。春天的气息在他鼻尖游荡,整个人被沐浴进了花香。“学长!”他正沿学校侧门的小道慢慢走着,背后就传来了那个声音。冒失鬼,他有点无奈的转过身,暗暗腹诽了一句。“学长学长这么久没见面我好想你啊!”然后就被抱了个满怀,来人仗着比他高四厘米的优势把他往怀里按,“不是前天才出去吃了火锅吗?”他看着眼前人瘪了瘪嘴,这学弟什么都好,只是可能太……黏他了。他还在想怎么让学弟独立一点,不要晚上不知道吃什么就来找他,唉胖了十几斤了,过几天要跑步了啊,他的思绪发散到很远处,于是顺理成章的没注意到学弟突然阴郁的表情。学长在想什么,居然这么入神呢,小声的啧了一声。

 手生了,唉

 他低着头不发一言的向我走来,脚步颤抖,“快一点,”我不耐烦的对他说,“我很忙,你要献身就快一点。”他一步一步挪过来,肩膀耸着,像在哭。像在哭。我强迫自己不去想他有多可怜,他很坏,很坏很坏。不拿我的感情当回事,不在意我,当着我的面出轨。“你不是挺厉害的吗,怎么,小情人没来救你啊?”我踹了他腹部一脚,在他疼的倒在地上时抓住他的衣领,“他好玩吗?”我勾着他的下巴,“我去找他玩玩吧,既然你不愿意。”我把他扔到地毯上,作势要离去,果不其然听见了他的哀求,细细小小,真像只难过极了的小动物。“大点声啊,求人要有个求人的样子。”我在椅子上坐下,撑着脸等他回答。“求你了,不要去动他。”他真是卑微到极点,爬过来在我面前跪下,想牵住我的衣角。他知道,以前当我忍受不了他时撒个娇就没事了,现在,我突然厌烦了他。“带着你的小情人滚吧,我不想再看到你那张脸了。”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看我阳亭高,我心里嗤笑,“房子车钱我都不要你还我,滚啊。”真没意思,那张写满恐惧的脸。

 手生了,日常练笔

 他走到王位下,眯着眼笑起来,“嗨路西菲尔,好久不见啊。”坐着的人绷起后背,手指抓住扶手,指关节用力到发白。“你在说谁?”他嘴角扩散的弧度变大,穿过屏障站到了那人身后,挑起一缕黑发把玩,“不好意思啊,我居然都忘了,”假装蹙起了眉,“你已经不再向往着熙光了,我的路西法殿下。”他戏谑的说着,低头挨在路西法脸旁,“与你又有何关系?”路西法没动。“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,”他叹口气直起身,绕回路西法身前,与深黑的双眸对视,“天堂与地狱的时差是多久呢?”伸了个懒腰走了出去。“九天。”“啊?”他转过半个身子看着路西法,“时差是九天。”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有趣啊。”他翘起嘴角,走出去,再没回过头。

   苏晓声把手放在顾连城阖起的眼上,冰凉的触感让顾连城舒服的眯了下眼,苏晓声以为是自己吵到了顾连城,忙把手收回去,还发着高烧的顾连城吃力的睁开眼,想知道那冰凉舒服的物事去了哪里,就模模糊糊的看见苏晓声转身似要离去,一瞬间他烧的模糊的脑中只剩下一句话,“不想让这个人走。”是他脑中唯一清明的语句,于是他猛地抓住了苏晓声的袖子,“不要走。”但话一出口,顾连城就有点后悔了

  顾连城看见了台上那个唱戏的人。“来路失,回首一场空。”最后一句唱完后,那人眼角似有珠泪滑下,他一下思绪飘出,“长吁短叹一场,落幕各分散,又是哪个会爱我真容颜?”苏晓声说这话时,他在旁边看他卸下那厚厚的妆容,露出一张清清淡淡的脸。“台上悲欢喜乐离合难聚皆不由我,台下聚散离合真情实感终由了我,却再不见你。”顾连城偏过头,“我回来了。”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,低下了头。“回来就好,能回来就好。”苏晓声把他扶住,细长的眼里终忍不住透出些心疼与不忍,“等你把事都做完了,我们再一起去那亭子看花吧。”苏晓声点点头,心里却明白,他们,是再没有那一天了。“你我又在哪一折戏里呢?”他低声对自己说,顾连城好像听见了,又好像没听见。

亿万光年


☆ooc有注意☆   ☆私设有注意☆

  “好了吗?”叶修见乔一帆走来,掐灭了烟起身,倒是有些惊讶于他的两手空空。二人在天刚透着蒙蒙亮光时离开了上林苑,去向火车站。国家队世邀赛夺冠时正赶上夏休期,职业选手们可算是放了个长假,叶修回到兴欣后没几天,乔一帆敲响了他的房门,“前辈,我想带你去个地方。”不知是信任还是什么别的原因,叶修和兴欣战队的其他人打了声招呼,隔天就和乔一帆踏上了旅途。

  “一帆,我们是要去哪儿?”跟着乔一帆上了火车后,叶修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。“保密。”乔一帆竖起一根手指抵住唇,叶修也就再没多问,转头看起了窗外的风景。

  天已经完全亮了,太阳的光芒杳杳的照射,穿过了云层,又在清早的晨雾中消散。再望去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森林,层层叠叠的绿,定格的海波般侵袭了他的眼,直叫他眯起眼,一点一点感受着久违的安适。

  正午过去一点时,他们下了车。站在陌生而汹涌的人潮中,叶修恍然回到了数十年前,那时自己也是这样,匆忙间离开了熟悉的避风港,“前辈?”乔一帆带着笑意的声音唤醒了他,“要我牵着你吗?”小小的是石子掉落于水面激起寸寸涟漪,叶修勾起唇摇头,手却被乔一帆紧紧的牵住。

  陌生的温度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,随即而来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,在胸腔内炸开,直蔓延到四肢百骸。当叶修平稳了呼吸时,乔一帆已经带着他拦下了出租车,他怔愣的盯着这个人的侧脸,和往常不同,又和往常一样。乔一帆注意到他的视线,轻声问他累了吗,他摇摇头,却闭上眼。再睁开眼时,他坐在机场的候机室大厅里。伴着刚睡醒的晕眩,他眨了眨眼。稍弱的灯光亲吻在鸦青的眼睫,在眼睑上投下一层密密的阴影,和乔一帆待在一起时总让他心安。

  黄昏时飞机起飞,向上升起穿过云层,乔一帆往舷窗外望去,下面是白云,和着晚霞变幻出各样色彩,轻飘飘软绵绵的,像是前辈一样温柔,乔一帆想。他不会忘记是谁把他,从只差一步的深渊边拉了回去,他的前辈。乔一帆刚刚接触荣耀,联盟中就有了一叶之秋和叶秋的神话了,当时进入联盟的职业选手大多还是有野心的,想要和叶秋一样耀眼,或是比叶秋更耀眼,乔一帆两种都不是,他甚至没有想过有一天,能真正的和这个人一起并肩战斗。如果非要让他来评价现在的话,他觉得像一场美梦,“你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出色”是他信念的支柱。然而触手可得,更为隐秘的东西在他心中扎下了根,一点点的生长,直至把他扼住无法呼吸。是某种坚硬且锋利的东西,让他一点一点的卸下防护,把柔软的内里铺开来,于是他看见了另一个叶修,他的所有,坚硬的外壳,柔软的内里,还有温暖的心。异样的情愫就这样盘旋生长,可乔一帆知道,这不对。

  原来在这茫茫天地间,你我相距着亿万光年。

  飞机停稳,夜幕已然降临,万家灯火,衬得乔一帆和叶修的脸上明暗交错。他们往水边走去,像逐渐远离了温暖的人间,像彼此接近。“叶修。”乔一帆突然开了口,他的面容仍带些少年的青涩,可在千锤百炼后终有了能独自面对一切都勇气和沉稳,他想要更多。叶修还有些不解这孩子为什么叫自己的名字,然后转眼一想,啊,他长大了啊。“一帆,来。”叶修招手,乔一帆一步步走到他身边,朝圣一般。他就看到叶修伸出了手,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,最终抚上了他的头顶,“乔一帆。”乔一帆看着叶修的眼睛笑,那人的眼睛比寻常人要亮上许多,尘世的喧嚣在他眼中仅仅一闪而过。而他看到了叶修的温柔,直率,执着,看似嘲讽却是句句有理,他的不朽,他的荣耀,一发不可收拾的,喜欢。

  两颗星靠近。

  小船摇摇晃晃,叶修的思绪也跟着飘飘荡荡。一帆,乔一帆,原堆积在心里不曾开启的感情宣泄而来,占据他心口,他喜欢着乔一帆。他看着乔一帆一点点的成长,微草的小透明,到兴欣的主力,他的一切叶修都看在眼里,不可理喻而理所当然的情感自然生长,淹没了他。

  “到了,前辈,”叶修环望四周,很普通的一座岛上。“抬头。”乔一帆的声音提醒了他,他仰头望去。

  朦胧明亮的星光笼住了他,洒满他全身。点点的星星缀上天空,倒映进两人的眼眸。“好看吧,所以想带你来。”叶修没有说话,乔一帆又说了一句话,很轻很轻,很低很低,叶修却听了个明明白白,他知道那句话。眼神交汇间,一切都已明了,再不必言语。

  漫天星光下,你我终会相遇,跨越这亿万光年。

☆ooc过度了吧…

早安吻

☆ooc注意☆

  早上,闹钟响了,你反射性的往床边一拍,想关掉闹钟,“啊!薯片小姐你这是谋杀啊!”却听到一阵熟悉的痛呼声。你一下惊醒,从床上直起身,睁开眼看见周棋洛那放大的俊脸。“难道是投怀送抱吗?”他又凑近你些,睫上的轻颤落进了你眼里,你忙向后仰倒又倒回床上,“周棋洛?在我家?”你小声自言自语,“我还在做梦吧......”又闭上眼睛。“起来啦,你没做梦,是我。”他的声音真切的近在咫尺,额上忽又传来温暖的触感,再睁眼只能看见周棋洛下巴的完美弧线,“早安,我的薯片小姐。”他笑意透过声音直达你心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