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荣光之上☆

BL向:all叶 all伊 all金 黑法 百四 维赛 all棋

BG向:男神x你

GL向:秀橙

rps:all战 all美

最害怕的事是笔下角色ooc

「我心如烈火 亦如秋枫」
「来之即去 无可挽留」
「不要妄想留住风」

亿万光年


☆ooc有注意☆   ☆私设有注意☆

  “好了吗?”叶修见乔一帆走来,掐灭了烟起身,倒是有些惊讶于他的两手空空。二人在天刚透着蒙蒙亮光时离开了上林苑,去向火车站。国家队世邀赛夺冠时正赶上夏休期,职业选手们可算是放了个长假,叶修回到兴欣后没几天,乔一帆敲响了他的房门,“前辈,我想带你去个地方。”不知是信任还是什么别的原因,叶修和兴欣战队的其他人打了声招呼,隔天就和乔一帆踏上了旅途。

  “一帆,我们是要去哪儿?”跟着乔一帆上了火车后,叶修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。“保密。”乔一帆竖起一根手指抵住唇,叶修也就再没多问,转头看起了窗外的风景。

  天已经完全亮了,太阳的光芒杳杳的照射,穿过了云层,又在清早的晨雾中消散。再望去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森林,层层叠叠的绿,定格的海波般侵袭了他的眼,直叫他眯起眼,一点一点感受着久违的安适。

  正午过去一点时,他们下了车。站在陌生而汹涌的人潮中,叶修恍然回到了数十年前,那时自己也是这样,匆忙间离开了熟悉的避风港,“前辈?”乔一帆带着笑意的声音唤醒了他,“要我牵着你吗?”小小的是石子掉落于水面激起寸寸涟漪,叶修勾起唇摇头,手却被乔一帆紧紧的牵住。

  陌生的温度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,随即而来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,在胸腔内炸开,直蔓延到四肢百骸。当叶修平稳了呼吸时,乔一帆已经带着他拦下了出租车,他怔愣的盯着这个人的侧脸,和往常不同,又和往常一样。乔一帆注意到他的视线,轻声问他累了吗,他摇摇头,却闭上眼。再睁开眼时,他坐在机场的候机室大厅里。伴着刚睡醒的晕眩,他眨了眨眼。稍弱的灯光亲吻在鸦青的眼睫,在眼睑上投下一层密密的阴影,和乔一帆待在一起时总让他心安。

  黄昏时飞机起飞,向上升起穿过云层,乔一帆往舷窗外望去,下面是白云,和着晚霞变幻出各样色彩,轻飘飘软绵绵的,像是前辈一样温柔,乔一帆想。他不会忘记是谁把他,从只差一步的深渊边拉了回去,他的前辈。乔一帆刚刚接触荣耀,联盟中就有了一叶之秋和叶秋的神话了,当时进入联盟的职业选手大多还是有野心的,想要和叶秋一样耀眼,或是比叶秋更耀眼,乔一帆两种都不是,他甚至没有想过有一天,能真正的和这个人一起并肩战斗。如果非要让他来评价现在的话,他觉得像一场美梦,“你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出色”是他信念的支柱。然而触手可得,更为隐秘的东西在他心中扎下了根,一点点的生长,直至把他扼住无法呼吸。是某种坚硬且锋利的东西,让他一点一点的卸下防护,把柔软的内里铺开来,于是他看见了另一个叶修,他的所有,坚硬的外壳,柔软的内里,还有温暖的心。异样的情愫就这样盘旋生长,可乔一帆知道,这不对。

  原来在这茫茫天地间,你我相距着亿万光年。

  飞机停稳,夜幕已然降临,万家灯火,衬得乔一帆和叶修的脸上明暗交错。他们往水边走去,像逐渐远离了温暖的人间,像彼此接近。“叶修。”乔一帆突然开了口,他的面容仍带些少年的青涩,可在千锤百炼后终有了能独自面对一切都勇气和沉稳,他想要更多。叶修还有些不解这孩子为什么叫自己的名字,然后转眼一想,啊,他长大了啊。“一帆,来。”叶修招手,乔一帆一步步走到他身边,朝圣一般。他就看到叶修伸出了手,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,最终抚上了他的头顶,“乔一帆。”乔一帆看着叶修的眼睛笑,那人的眼睛比寻常人要亮上许多,尘世的喧嚣在他眼中仅仅一闪而过。而他看到了叶修的温柔,直率,执着,看似嘲讽却是句句有理,他的不朽,他的荣耀,一发不可收拾的,喜欢。

  两颗星靠近。

  小船摇摇晃晃,叶修的思绪也跟着飘飘荡荡。一帆,乔一帆,原堆积在心里不曾开启的感情宣泄而来,占据他心口,他喜欢着乔一帆。他看着乔一帆一点点的成长,微草的小透明,到兴欣的主力,他的一切叶修都看在眼里,不可理喻而理所当然的情感自然生长,淹没了他。

  “到了,前辈,”叶修环望四周,很普通的一座岛上。“抬头。”乔一帆的声音提醒了他,他仰头望去。

  朦胧明亮的星光笼住了他,洒满他全身。点点的星星缀上天空,倒映进两人的眼眸。“好看吧,所以想带你来。”叶修没有说话,乔一帆又说了一句话,很轻很轻,很低很低,叶修却听了个明明白白,他知道那句话。眼神交汇间,一切都已明了,再不必言语。

  漫天星光下,你我终会相遇,跨越这亿万光年。

☆ooc过度了吧…

早安吻

☆ooc注意☆

  早上,闹钟响了,你反射性的往床边一拍,想关掉闹钟,“啊!薯片小姐你这是谋杀啊!”却听到一阵熟悉的痛呼声。你一下惊醒,从床上直起身,睁开眼看见周棋洛那放大的俊脸。“难道是投怀送抱吗?”他又凑近你些,睫上的轻颤落进了你眼里,你忙向后仰倒又倒回床上,“周棋洛?在我家?”你小声自言自语,“我还在做梦吧......”又闭上眼睛。“起来啦,你没做梦,是我。”他的声音真切的近在咫尺,额上忽又传来温暖的触感,再睁眼只能看见周棋洛下巴的完美弧线,“早安,我的薯片小姐。”他笑意透过声音直达你心底。

雷狮很好懂。雷狮很难懂。雷狮喜欢吃烤串。雷狮喜欢酒。雷狮会保护卡米尔。雷狮信任卡米尔。雷狮向往自由。雷狮会开船。雷狮不目中无人。雷狮的眼是紫色。雷狮的头带上有星星。雷狮昂起下巴的弧度真的很好看。雷狮会爆粗口。雷狮不会骂脏话。雷狮不滥交。雷狮很干净。雷狮不会喜欢人。雷狮肆意。雷狮张扬。雷狮不信任佩利。雷狮不信任帕洛斯。雷狮狡猾残酷。雷狮霸道。雷狮嚣张。雷狮百无禁忌。雷狮生日是四月十日。雷狮十八岁。雷狮是白羊座。雷狮身高186cm。雷狮的手套上有星星。雷狮以前是皇子。雷狮现在是海盗。雷狮说宇宙第一雷狮海盗团。雷狮说看到好处就要抢。雷狮说看到鶸就要踩。雷狮叛逆。雷狮活成了我最向往的样子。雷狮很好懂。雷狮很难懂。

午后

☆ooc有注意☆

☆已交往设定注意☆

  有这样一个午后,阳光缱绻温柔,透过窗射在坐在沙发上的雷狮和金身上,映下浅浅的阴影。雷狮半托着脸,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,然后慢慢的把头靠在金的肩上。金的目光停在窗外,透过天空仿佛在怀念某个存在。

  大概是因为久违的休息时间,雷狮眨了眨因看太久而有些酸涩的眼睛,将眼神从电视上离开,转到金那近在咫尺的柔软发丝上。他侧过头,看着金如海般的眼,伸出手,摸了摸金的发尾。传来异样的感觉,令他忽然有些,怔愣,后而在唇边勾起一抹弧度,乍一看好似与往常无异。可在终于回过神的金看来,现在的雷狮就像个要偷吃糖果的小孩子。

  “雷狮你——”金的话戛然而止,雷狮握着他的手腕将他压在沙发上。逆着光的雷狮的脸显得明暗不清,却让金莫名安心。

  雷狮是个什么样的人呢,一个向往自由的星际海盗?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压低声音笑了一下。雷狮看见金一副明显又走神了的样子,挑起的嘴角僵了僵,于是他俯下身,在金耳边说:“你在想谁?”金被吓了一跳,好像是脑海里的雷狮蹦了出来,在他面前。所以他下意识的回,“想…想你…”

  雷狮笑起来,显然是被这个答案给取悦了。就是这样,金想,肆意又张扬,唇边的笑与其说是残忍,还不如说是兴奋。可现在,金也笑起来,因为他看见了雷狮的温柔,确实存在的温柔。

  雷狮拥住金,把头埋在了金的颈窝处。以前那不像他雷狮的风格,似有似无的患得患失感忽然消失,他紧了紧手臂,就像共生一样的没有缝隙。

  这个人是他的,往后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。当然他也一样,所以的一切都是金的,雷狮想。

  与其说是雷狮不可多得的温柔,倒不如说是雷狮把所有的温柔全都给了金。

☆我以为雷狮天性自由,不受约束肆意张扬,可对待最为亲密的人应是最最的温柔的吧。像陷入恋爱的每个人刚开始那样患得患失,但因为是海盗头子(?),所以在确认后会有很强的占有欲吧。

金的话,金切黑呀(×),应该是会在最亲密的人面前卸下所有防备,露出脆弱的一面。会在某些时候想姐姐的吧。而且金超聪明的!!!!他不傻白甜的!!!!☆

☆感谢阅读☆

同居三十题.16.

出浴后的怦然心跳

小鸟组
费里西安诺X基尔伯特

☆ooc有注意☆

  基尔伯特坐在床上,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让他不经意红了脸。半透明的磨砂玻璃显现出朦胧的人影,少年美好的身体曲线若隐若现。

  “VE~VE~”不时的奇怪声音终止了他的思路。“VE~基尔哥哥~帮我拿一下毛巾~”基尔伯特甩了甩头,拿起毛巾走过去,浴室的门打开了一半,之前朦胧的少年身体就那样暴露在了基尔伯特眼前。
 
  那有着优美弧线的手臂拿走毛巾,费里西安诺看着基尔伯特愣住的身形,伸手拍了拍他的头。基尔伯特惊醒,“小费里洗完了就快点出来啊。”转身回到了房间。

  水声停了,基尔伯特忍不住看向浴室门的方向。少年的身体裹在大大的毛巾之间,没有擦干的水顺着头顶滴下,滴到少年那红润的肩头,再向下滑去,没入毛巾,没入那个令人无限遐想的地方。

  “VE~VE~基尔哥哥?”直到费里西安诺走到他身前,手摸上他的额头,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意识的做出了好几次的吞咽动作。脸上浮现出红晕,紫红色眼眸的视线飘忽。

  “好了好了,小费里洗完了就去睡吧,别着凉了啊。”掩饰住内心的激动,把费里往床上推。“诶?诶?VE……”不管身后费里的声音,往浴室走去。

  果然还是好喜欢他啊。基尔伯特想。

  ☆感谢阅读☆

跪求太太指出不足之处QAQ